玄色野望

产点粮。

华妹:

此宝:

#约稿##画手约稿#
很久没有上Lofter 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
真的没办法
所有平台都要试一下了…
昨晚我被陌生男子性骚扰,纠缠不休,最好朋友的男朋友为了替我拦住变态,被喝了酒恼羞成怒的对方一个酒瓶正对面门砸在头上。
脸上多处割伤,整个右脸几乎不能看了,嘴巴旁边的肌肉掀了起来,三级神经受损,朝阳医院、协和医院、北大口腔,转了四次院都说伤势太重手术做不了。
现在好不容易301医院愿意接,但精细手术需要很多钱。
犯人还在逃,已经报警了但警察说抓到需要时间。
飞来横祸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凑到钱,只有这一点一技之长…
价格标的很低因为真的很急用钱,可能需要您先付款,我再画给您。我不会拖很久,收款一个月内一定交稿。
只要是能先给钱的我什么都可以画,求你们了………

🔴头像100-150
🔴单人立绘彩色200-400
🔴纸胶带150-300/单个
🔴彩色插图800-2000
其他合作请私信

明星手幅、短漫上色、北京同城内画室代课也都是可以的,我当时是央美立构单科95分第一名
建筑设计、版式设计也都可以接
速写素描甚至央美立构考题什么的只要能画的我都会画的…拜托了…………

上色。
没有手法可言,很玄学。尽力了,上色废气死自己。

性感女装大佬锁链手在线扮兔女郎

有木有小伙伴想扩列qq

在危险边缘试探。比如hxh圈画手文手啥的一起玩啊。

#“你害怕走向未来吗”

#双酷水仙

诊室布置得纯白洁净。

进门的时候越过房间主人的肩头空隙迅速打量一番,心下将这一点归置到能赢得自己好感的类别中去。本是对来到这里心有排斥,如果对方在首印象上让自己不满,很可能会转身一走了之。此时要走的想法已经打消了一半。敛眸将视线重新对焦在对方的脸上,主治医师一脸平和且神秘莫测不失亲近感的眼神自己心下同样给了加分的评价。

径直走进房间坐下来,双腿交叠盘起,双手交握放在膝上。

“我是酷拉皮卡。之前有人帮我预约了您这里。我不想多说寒暄的话,请务必尽快开始您的治疗。”

医师的镜片后闪过一丝局促。之后便进行了简短的问答。

情况开始变得不好是在几周前。

那个收藏者无论如何不肯松口,头一次遇到难啃的骨头,以金钱交换的方式已然无法达到目的。夺回的方式升级。从谈判,到威胁,再到绑架人质。那人最终无法抵挡黑手党的势力对他的一次次的精神施暴。

在这种对峙中,内心所承受的一次次拷问,并不比对方少。什么该做,要做到什么程度,以及如何在有限的行为中获取最大限度的回馈,那便是要将精力放在攻击人内心最痛最软弱的一处。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前方,离自己远去。

手下建议,杀鸡取卵简单方便。一句无心的口误像是开启了愤怒的闸门。自此情绪失控愈发严重,加之夜晚的失眠使糟糕的情绪更加激化,到达手下们无法应付的地步。处在高压下的同僚们终于胆战心惊的向自己提出,或许是长期的心理压力导致的症状,需要心理医生的介入治疗。以抗拒的态度果断回绝后,还是无法抵挡内心承受的重压,最终屈服于遥遥在望的救命稻草的引诱。

平躺在倾斜的催眠椅上,身前是一面等身的镜子。半眯着眼睛打量自己,似乎这样的观察已经隔了很久。镜中自己西装革履,精神颓然。眼中布满了红血丝,却还是没有摘下黑色的美瞳镜片。

“……你是个用念能力做心理治疗的医师…?所以,你的念能力会在我身上发生什么?”

医师的回答自己没有听清。而自己也没有精力再去过问一遍,注意力转向眼前正在发生变化的镜子。……那里面映照出的是……

穿着窟卢塔服装,后腰间塞着两柄交叠的木刀,斜挎一个大大的旅行包,精神焕发的自己。眼前的“自己”正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饭团递过来。

“你……!”

惊得一跳,却见周围都变了样子。黑暗的空间中只有与他两人对面而立,只有面前的身躯莹莹地被一层微光笼罩。

那是过去的自己,内心未被污染、嫉恶如仇、内心的仇恨还刚刚开始萌芽的模样…会在猎人考试中憧憬崇高和神圣。只不过…一切都离自己远去了。过去的自己像是剥离了躯壳,自己再黑在暗之中与他越离越远。

【人最终都要面对自己不是吗,酷拉皮卡……?】

闭嘴…。

【你开始杀戮,掠夺,虚情假意,行使欺骗,机关算尽。】

给我闭嘴…!

【你不是最初的你。你害怕被改变,也害怕停在原处。】

不要再说了…

【你需要摆脱心中捆绑你的愧疚。你还是你。他不会远去,也不会将你抛弃……】

医师的声音轻声在空旷的环境里回荡。

却被这温柔悠远的声音惊醒了什么。

现实将自己关入复仇的囚牢,坠入不见底的深渊。可他却依旧微笑着,毫无忧虑地看着自己,善良的笑容抚平了心中的瘀伤。有一处闷闷的作痛着,大概是他从自己身躯中抽离的创口。

【酷拉皮卡…。到这里来。】

要如何…才能对他的召唤无动于衷?他是自己一直憧憬的模样,却又害怕一直维持那个样子。没有仇恨的浇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悲伤,永远比仇恨要容易。

“我来了……”

无法控制将他搂在怀中的欲念。自己想要守护的,除了族人,还有自己一直藏在心底的梦想。即便不可能实现……在背叛自我的道路上决绝的走远……

“若是将你也一同守护,我也将不再害怕了,对么?”

他温柔且温和的笑。笑容里毫无杂质。原来那个时候,自己还能有这样的表情吗。可现在的自己呢…?

不由自主跟他一起微笑起来。自己一定是倦容满面的的模样。可他会接纳自己的所有,将手掌覆在自己脸上。

吻上他的前额,满心是珍惜的情意。明明仅只时隔两三年的光景,却每天都像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刀山火海上走过,刹那间便天翻地覆。

“我爱你…。

你不能与我剥离,随着窟卢塔埋葬。”

这让孤独本身,更使自己痛苦百倍。呼吸与心跳的契合感知到自我共鸣的部分,只是少了金属摩擦的心音。

这里,被锁链缠紧。还插上了一把剑。

你知道么…未来的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你将面对的…你曾困惑的…都已经解决了。这双眼睛,给了你巨大的力量,也将让你备受折磨…

顺由发丝用嘴唇轻轻摩挲,吻上他的双眼。

完整的自我需要融合。

亲吻带着笑意的唇角的时候。心中的困惑仿佛都消失了。唇瓣相贴,一瞬迷恋。亲吻更深。

柔软的舌交缠在一起时,那扇大门终是被打开了。

“对不起……”泪水刺痛了干涩的眼睛。

未来的路,请与我一起走吧…。

【他一直在期待你,且不会与你告别。】


-------------------


诺斯拉大佬酷为第一视角。其实是篇自戏

不过写的比较完整 当个段子也能看懂。沉迷于探寻酷拉皮卡的内心世界。他真是太好了/////

继续演员梗。
休息时酒店里忍不住玩换装play。
“你能不能不用你的道具锁链捆我……?对sm我还是需要接受的。”
“你不问问我对女装需不需要接受?戏里见我穿一次就吵着要我私下也穿。来吧大明星,这是等价交换。”

中意的演员梗脑洞。舞台剧表演间歇,锁链手累得睡着。
“接下来是奇犽和小杰的部分,我们就只等最后谢幕了,你可以休息一下。”

私下友好,角色间却是仇敌,这样的落差特有趣,画出来蛮有爱。